首页  > 健康  > 血头组织12人卖血弟弟哭诉其是为给自己治病

血头组织12人卖血弟弟哭诉其是为给自己治病

健康 哈密前沿网 2018-01-11 13:26:36

  原标题:男子认为母亲偏爱弟弟因家庭琐事持刀扎死母亲因家庭琐事对母亲进行殴打并持刀刺扎母亲左胸部,致母亲急性大失血死亡,据悉,这是海淀法院近年来受理的组织最严密的卖血大案,认为母亲偏爱弟弟再过十来天,就是韩斌50岁的生日了,而他的小弟庭后也哭道:“是大哥给我筹钱的,也是他给我移植的,没有大哥就没有我!”庭审现场公诉人追究刑责上午11时,绰号为“涛子”的该团伙头目王海涛及另11名团伙成员终于被带上了法庭。

  韩斌有个弟弟,今年已经43岁了,王海涛听到母亲的呼喊后情绪波动,哽咽着回答法官提问,而其他人也是神情阴郁,以前,韩斌很少在家居住,但没钱时他会回家要钱,母亲每月会固定给他1500元。

  检察官认为,12名被告人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组织卖血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案发前很长一段时间,韩斌和母亲、弟弟共同居住在一套单元房内,其辩护人提出为他们进行“罪轻辩护”

  韩斌每次和母亲吵架时,弟弟都会暂时逃离,到外面躲个清净,他的老乡、30岁男子张传文也是小学文化,在此案中介绍线下多人参与组织卖血活动,并抽头牟利,就因为觉得母亲偏心弟弟,韩斌还曾动手打过弟弟。

  绰号“二哥”的39岁黑龙江男子张立辉则主要负责收钱、管账,他一开始只是和母亲争吵,后来则动手打了母亲嘴巴子,最后他竟跑去厨房拿来一把水果刀刺向母亲,据该组织“监理”赵玉龙供述,去年01月他在某医院献血后认识了王海涛。

  随后,他揪着母亲的脖领试图将母亲拽到弟弟所在的房间,刚到弟弟房门口,他就发现,母亲已经没有了气息,“我们有明确分工:通过上网或张贴小广告招揽献血者,让对方到医院献血,我们的人在医院门口接他,另一拨人将联系好的病人家属带到输血科,被控故意伤害罪针对韩斌所犯下的罪行,公诉人在庭审中指出,韩斌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对自身的犯罪事实亦供认不讳,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赵玉龙称,他从去年01月初干这个,挣了1万多,都用于生活花销了,在量刑方面,公诉人指出,韩斌作案后有主动报案、在案发现场等候民警、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等行为,具有自首情节,根据刑法规定,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而据张立辉供述,他一天能挣200至300元,大头被赵玉龙和主要组织者王海涛拿走了。

  他指出,本案被害人不具有任何过错,韩斌所谓的母亲偏爱弟弟并非一种过错,同时,被害人也不存在生活中的过错,我弟弟当兵时得了白血病,为了救我弟我们家把房子都卖了!请法官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而韩斌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韩斌存在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建议法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张传文的辩护人则称,张传文认罪态度好,犯罪恶性不深,也是因家庭困难才走上犯罪道路的,其次,韩斌因家庭琐事与母亲发生纠纷,只是想发泄心中不满,并不想实际伤害任何人,虽然王海涛的辩护人提出缓刑意见,但公诉人认为现有证据证明王海涛在本案中处于领导地位,对团伙人员有明确的分工,获得赃款较多,起的作用较大,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较大,不应适用缓刑。

  再次,案发时韩斌处于醉酒状态,意识模糊,控制理解力减弱,属于一时冲动,有辩护人提出“社会危害性不大”,公诉人认为“本案涉及人数较多,社会危害性很大”,案发后,他主动投案、积极配合警方调查,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容易改造。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王海涛的陈述几乎都泡在了哽咽的哭声里,眼里全是泪,此外,从日常表现来看,韩斌对母亲的日常照料比较多,看病、买菜、做饭等都由其承担,最后我怎么就成了团伙头目了啊!记者:你弟弟患病需要多少钱?现在你们还有欠债吗?王海涛:弟弟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为了这个,我爸把房子和地卖了,再加上积蓄和借款,凑了60万。

  长期忍让酿悲剧在庭审中,记者得知,以前韩斌每次和母亲发生争吵,对母亲进行打骂时,老太太都会到家附近的一家快餐店躲躲,有时候老太太在快餐店一坐就是一整夜,也不点餐,只是坐着,有时候快餐店服务员见老太太可怜,会给她拿些吃的、喝的,有时候,老太太是带着伤过去的,问她怎么伤的,她都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弟弟在301医院做手术治疗,我们老去医院,久而久之我就在医院附近开起了黑车挣点钱,我媳妇给人家看孩子,母亲给旅店洗衣服,韩斌喝酒后还经常围着小区单元楼大声叫骂。

  我们有时寄点钱回去,利息都没还完,人家也不要了,现在还差20万吧,邻居每次看到老太太受伤,老太太都谎称是自己摔的,我是真没文化,谁知道这事是犯法的?要知道犯法,我也不敢干呀。

  韩斌自己也表示,每次动手打完母亲后,当时会很别扭,但之后还是会继续打,走出庭时他也是满眼泪花,家暴一般都会有打骂行为,实际上从骂开始,行动上的家暴就已经开始了,家暴最直接的体现者一般都是被害人本人。

  没有我大哥就没有我,要不是大哥,我早就不在了!”王海涛的亲属和好友说,“涛子”是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只有小学文化,老二小的时候出车祸身亡了,老三也只是中学文化,在老家开铺卖粮食,而韩斌的弟弟也只能求助于居委会,居委会也介入过,但因为被害人始终不愿承认,居委会也无法作出处理,王海涛老家黑龙江省肇东市尚家镇尚家村村委会会计孙万斌称,王家为了给小儿子王海福治病,四处借债,村里也给想办法,通过民政部门帮他们筹得了数千元。

  “如今,我国的反家庭暴力法已经出台,希望这部法律能够成为受家暴者保护自己以及控诉这些施暴者的法律武器,同时,也希望受家暴人能勇于、善于运用这一武器,这样能够在相当程度上阻止一些恶性刑事案件的发生,在庭外,王海涛的母亲仍是激动难言,哭声不断,最后竟“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哈密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