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江苏摧毁跨省同性卖淫团伙多名涉案者患艾滋病

江苏摧毁跨省同性卖淫团伙多名涉案者患艾滋病

娱乐 哈密前沿网 2017-12-30 09:15:28

江苏摧毁跨省同性卖淫团伙多名涉案者患艾滋病

  “此案不办不知道,一办吓一跳,原来男同性恋和艾滋病患者这么多”经过数月循线追踪,南通警方一举摧毁一特大跨省同性卖淫团伙,成功在南通、苏州和浙江杭州两省三地抓获李某、施某、夏某3名组织者,捣毁卖淫窝点6个,破获网络同性卖淫案件400余起,让办案人员意想不到的是,3名组织者不仅身患艾滋病,涉案的数十名“小弟”中有3人也是艾滋病患者,此外,涉嫌嫖娼的人员中,既有公务员、企业高管,也有私营老板和三轮车夫等。

  目前,李某等3人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已被取保候审,先后被抓获的“技师”和嫖客被收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伪装的会所网站疑点:点击率奇高去年12月,南通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在网巡中发现,“南通邻家男孩会所”的点击率奇高。

  经过数月秘密调查,民警发现了“南通小山会所”、“苏州爱尚会所”等几家网站类似情况,这些虚拟“会所”表面上自称拥有众多专业“技师”,针对都市男性高度紧张的生活压力以及因此而造成的身心和皮肤的不健康状态,以香薰SPA、面部深层护理、拯救男士啤酒肚、前列腺保养等进行一系列服务的保健会所,实际上却是组织年轻“帅哥”,暗地向男同性恋人群提供卖淫服务的“淫窝”,由于案情重大,社会危害性极大,此案很快被省公安厅列为挂牌督办案件。

  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公安分局抽调治安大队与钟秀派出所警力成立专案组,展开缜密侦查,抓捕仅用了8天侦查:花了七个月经过7个月的侦查,在掌握“会所”大量组织卖淫的犯罪事实后,去年12月30日下午,警方通过技术手段抓获“南通邻家男孩会所”两名“技师”,经过突审,专案组当天傍晚“突袭”位于南通市区北濠东村的“南通邻家男孩会所”“技师”集中居住点,当场抓获涉嫌从事卖淫违法活动的年轻男子6人,据先后落网的“技师”们交代,他们都受雇于“南通邻家男孩会所”网站,通过老板施某介绍出门“接客”从事同性卖淫活动。

  去年12月30日晚,专案组顺藤摸瓜在南通市区富贵园小区内将施某抓获,办案民警说,当时,施某正与两名男子吸食冰毒,“这两名男子原是嫖客,与施某成了情人。

  ”警方调查发现,25岁的施某是徐州人,去年12月从朋友处接手掌管了“南通邻家男孩会所”网站,掌握这一情况后,去年12月30日和30日,办案民警先后在苏州市相城区和浙江杭州将在当地开办虚拟“会所”,组织人员向同性提供性服务的网站“掌舵人”夏某和李某抓获,并抓获多名“技师”,这也是卖淫嫖娼理由:目的是为钱在人们的印象中,女性和男性发生性交易被认定是卖淫嫖娼。

  而同性之间发生性交易,是否涉嫌卖淫嫖娼,一直是较为争议的话题,有学者认为,传统认知的卖淫嫖娼只发生在异性间,因为相关条例规定妇女以营利或收取财物为目的,与嫖娼男子发生性关系,是卖淫行为。

  男子以给付财物为手段,与卖淫妇女发生性关系,是嫖娼行为,简而言之,异性间的性交易才叫做“卖淫嫖娼”,此案中,南通警方将涉案“技师”和“顾客”的行为认定是卖淫嫖娼。

  对于这一认定是否合理,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钟秀派出所副所长葛红兵告诉记者,同性恋之间自愿发生性行为,这是合法的,“如果同性恋以金钱为目的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这就和男女异性卖淫嫖娼一样,是违法行为”据介绍,公安部早在2017年12月30日下发的《关于对同性之间以钱财为媒介的性行为定性处理问题的批复》上规定: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包括:口淫、手淫、鸡奸等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此行为应当依法处理。

  嫖客都是什么人发现:不乏有头有脸的据葛红兵透露,办案过程中,警方根据相关线索也联系到了部分嫖客,这些嫖客不仅遍布南通市区、启东、海门、如东等地,还有泰州、淮安等周边城市的,“其中,公务员、银行行长、外贸企业高管、私营老板、三轮车夫等各层次人群都有”在进一步讯问调查中,办案民警发现这些嫖客与同性男子发生性交易,存在多方面原因。

  葛红兵说,有些嫖客是自小被培养成女性化,“家里喜欢女孩,于是把男孩从小当女孩养,给穿女孩的衣服,打扮成女孩,让男孩从小慢慢出现性取向变异的问题”另外一部分嫖客是夫妻感情不和以及谈恋爱上过女孩的当,认为女性不如男性好。

  据一名来自淮安的私营业主供述,其专程从淮安来到南通会“老婆”,主要是妻子在家太强势了,“他只能从那些帅气的‘小弟’身上找到尊严”案情披露新招来的小弟,都要先“试活”分类编号招嫖,组织者约定五五分成据办案民警介绍,经审查,组织同性提供性服务的这一犯罪团伙3名组织者和所有“技师”均为男同性恋,其中,组织者之一的李某多年前便涉足同性恋圈子。

  “夏某、施某都曾是李某在苏州开办会所的‘技师’,也就是同性恋圈中称呼的‘小弟’”办案民警透露,33岁的李某是山东德州人,初中肄业后,曾在山东济南做了几年酒店服务员,而后转战南京,在酒吧工作了5年,让李某始终难以启齿的是,自己只对同性“感兴趣”

  偶然一次机会,他接触到同性恋圈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从此便一直混迹其中,2017年,李某通过朋友的帮助,先后开办了“苏州爱尚美少年会所”、“杭州李冰男子休闲会所”等多家同性恋招嫖网站,通过网络发布信息,李某从全国各地招募来同性恋人员从事卖淫活动。

  每一个新来的“技师”“试活”满意留下后,李某会将其艺术照放到网站上,配以个人身高、体重、年龄等基本情况介绍,当然还少不了充满诱惑的外形描述,“超级猛男,帅气男模、邻家男生、懵懂少年,”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特点,网站将“技师”们分为“猛男型”、“阳光型”等不同类型,并加以编号,嫖客一旦发现合乎“胃口”的人选,可通过网站留有的手机号或qq号,与李某取得联系。

  “生意”一旦谈成,李某会立即通知相应的技师,前往“客人”指定地点从事卖淫活动,在审讯中,警方发现,李某等人的“会所”服务收费标准则因人而异,如果交易过程很短,就收费300元加路费;如果要“技师”全套服务,则收费500元;若是留“技师”过夜,便收费800元,“李某等人和‘小弟’约定,收入是五五分成。

  ”办案民警说,在收入分配上,李某每月能有1万元左右的净收入,不过,每名“小弟”除了交分成外,每月还需上交150至300元不等的管理费,由李某为了提高网站知名度在全国各大同志网站发布广告招揽“顾客”,小弟三地轮岗,让客人“尝鲜”不少应聘者被骗入行,被实施集中管理办案民警说,随着李某的生意越做越大,曾是李某“小弟”的夏某接管了“苏州爱尚美少年”网站和“南通小山会所”网站。

  “小弟”施某接管了“南通邻家男孩会所”网站,“李某本人则租住在杭州,专注打理‘杭州李冰男子休闲会所’,并向另外两个网站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据施某向警方交代,他管理“南通邻家男孩会所”后,不到一个月就收入2000多元。

  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他也自己招募“技师”,并按照惯例,对他们实施集中住宿管理,并“约法三章”:客人需要时随叫随到、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不准私自接客,“所谓的技师基本上都在十八九岁,年轻英俊,打扮很时髦”办案民警说,这些“貌美”的“技师”大多是安徽、河南、东北等地人,因家庭贫困出来打工,以为李某、施某、夏某的网站招技师就是正常的保健技师,而不是为同性恋提供性服务的,大多是被招聘后慢慢上了当。

  “入行”后,这些男孩被培养的穿着新潮,留着时尚发型,戴着女士小手表,“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他们每人都有各自的女士化妆包,里面粉饼、眉笔等一应俱全,而且说话细声细气,娘娘腔”据办案民警初步统计,“技师”们的“出台”频率很高。

  以南通的“会所”为例,“技师”平均两三天就能接到活儿,有的甚至一天要赶几个“场子”,为了给顾客新鲜感,南通、苏州、杭州三地的“会所”的七八十名“技师”频频互换,一般是每天七八个互换,保持让三地顾客看到生面孔,警方无奈艾滋病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没有一家可收容艾滋病人的看守所艾滋病嫌疑人被取保候审南通警方此次摧毁这一特大跨省同性恋卖淫团伙,共抓获3名组织者和21名“小弟”以及多名嫖客,然而目前收教的“小弟”和嫖客并没有这么多,这是为何呢?葛红兵有些无奈地说,经过南通疾控部门的检查,除了李某、施某、夏某3名组织者被确诊是患有艾滋病外,还有3名“小弟”也被确诊是艾滋病患者。

  “截至目前,我省尚无一家可收容身患艾滋病的犯罪嫌疑人的看守所,我们只好取保候审,除了6名艾滋病患者外,其余收教的‘小弟’及嫖客,都是没有感染艾滋病的,部分有性病”据南通市疾控部门消息,当前,南通市艾滋病疫情在男男性行为人群中已呈现明显上升趋势,去年新发现“男同”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108例,比前年同期的65例大幅度增加。

  疾控部门在对男同群体日常筛查中发现,基本上10%的人最终会被确诊感染艾滋病,“男男性接触人群一次无保护的性交染上艾滋的几率,是同样条件下男传女的5~15倍,女传男的16~30倍”让葛红兵无比担忧的是,以往,在办理扒窃、吸毒、卖淫等案件中,抓到艾滋病的患者也都是迫不得已对其进行取保候审。

  这些嫌疑人一旦回归社会,祸害无穷,葛红兵说,像此次同性恋卖淫组织者之一的施某,不但和同性恋发生关系,而且玩女人,一次曾与两名女性发生性关系,而且在嫖客中,也有部分是有妻子和女朋友的,如性生活不戴避孕套,感染艾滋病的几率也是非常高的。

  “以前,我们在侦破一宗贩毒案时,犯罪嫌疑人张某是艾滋病患者,据其交代就和20多名女性发生过性关系,而且没有戴避孕套,其中,一大部分和其发生过性关系的女性,我们无法联系到,即使联系到的,也难以强制去检查”(新华网江苏频道/现代快报刘春雨周峰陈泓江)

哈密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