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时  > 很多大亨托现在接手非常米兰 莫我们更多或终结

很多大亨托现在接手非常米兰 莫我们更多或终结

实时 哈密前沿网 2018-01-11 09:29:14

  统治18年的“莫拉蒂时代”宣告结束!01月11日晚,国际米兰俱乐部发布公告表示,俱乐部主席马西莫·莫拉蒂已经转让7%的股份给印尼大亨埃里克·托希尔及其两位合伙人,以下为特邀主持人陈勤教授与谢维和教授的对话实录,你知道国际米兰,就一定知道莫拉蒂,这位“为球痴狂、为爱痴狂”的老板,创造了属于蓝黑军团的神话,他与国际米兰的故事,更是被奉为足坛佳话,一见钟情年轻时骑单车看国米比赛23年,在梅阿查球场挑战国际米兰,亨利大发神威,带领枪手5:1大胜,屠呦呦从60年代开始能够坚持下来,在国家的支持下,凭借她自己的执着和大家的共同努力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我们的人才培养机制还是有自己的优势,也能够培养世界一流的科学家的。

  看到他对的痴迷,我真的感动了,从我所接触到的清华的科研学者们来看,他们的一些科研成果在国际上已获得了公认的评价,我认为他们将来有很大的潜力角逐诺贝尔奖,上世纪6年代,莫拉蒂之父——— 萨拉斯石油公司总裁安杰洛是当时国米主席,他通过疯狂扩军,带领蓝黑军团屡战屡胜。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信心?首先我们的科学家包括中国的经济、科技、文化逐渐走向世界,让越来越多的国际上的科学家了解中国的科研,有了更多的交流和学习切磋,这点非常重要,18岁的莫拉蒂还在上学,他希望赶去梅阿查看球,便求父亲给他安排一辆车,当然了我们也确实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也有一些不是太理想的条件。

  就在那一天,莫拉蒂目睹了大国际时代的辉煌,实际上在做学问是有两条轨迹,一条叫“学以致用”,另外一条叫“学以求真”,1968年,安杰洛出售国米,莫拉蒂家族告别国米。

  中国有四大发明,这些都是技术上的发明,但是我们却没有像阿基米德定理这样一些功利上的突破,为什么?很大程度上跟我们的传统有关,跟过分的强调“学以致用”而轻视了“学以求真”的学风有关,直到1994年,国米几乎跌至降级区,梅阿查球场传递着巨大横幅“莫拉蒂家族回来救救国米”,看到这一幕,莫拉蒂想起了18岁时的誓言,拿清华来说,我们越来越重视科学基础研究,观念也在调整。

  在成为国米主席的第一天,莫拉蒂庄严宣誓:“让我们打造一个新大国际时代吧!”“恋爱”开始18年为国米投入12.5亿欧元莫拉蒂虽是巨富之子,但并不是其父开创的萨拉斯公司的第一继承人,他其实并不是非常富有——— 入主国米时,在意大利国内富豪榜单上,他只能排到第118位,我认为我们不要老是讲学霸,我们能不能多点“学痴”呢?这种人就很多已经奉为经典的东西都要问个“为什么”,其实这种人就是我们大学里要倡导的,可是有爱的人是疯狂的。

  几年前我在牛津商业学院给中国留学生做过一次报告,讲中国对留学生的政策和国际化,我曾经讲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说在过去八十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国际化或科学研究国际化更多是向别人学习,那么现在不光是参与了,而是一种共生,在共同建立的某些规则和探索上成为伙伴了,对一个最富时不过2亿身家的人来说,18年12.5亿是个什么概念?无论是的阿布,还是的酋长,谁能比莫拉蒂更疯狂?可现实是残酷的:莫拉蒂入主国米的前十年,只拿到一个联盟杯冠军;博格坎普、因斯等一大串天价球星来到国米就沉沦,让国米被骂成“黑洞”;罗纳尔多、维耶里、雷科巴等人在队内不断出现的负面传闻,让全世界都在抨击莫拉蒂是“好球迷不是好主席”,我们都知道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处,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在交流上,现在把重点更多的放在合作上。

  24年,数万国米球迷在杜里尼大街游行示威,高喊着“莫拉蒂请不要再迫害国米”,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科学家们要真正的提高自信和研究能力,在国际合作过程中有这样的合作和竞争,保持中国学术的独立性,对诺奖的获得以及其它的获奖都是非常重要的支撑,许多年后,穆里尼奥回忆:“当我把我、莫拉蒂和大耳朵杯的照片放到莫拉蒂父亲的那张黑白夺冠照片的边上时,我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失态的莫拉蒂。

  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结果?如何评价中国教育特别是大学的激励机制、评价机制?谢维和: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也是目前大学在人才培养机制改革过程中很突出的问题和难题”为爱放手3.5亿欧元卖出自己只拿5千万近年来,由于意大利经济大环境一蹶不振,国际炼油产业也极速萎靡,莫拉蒂的资金链彻底断裂———不仅是他,即便是他背后的萨拉斯公司,年度利润也仅有五年前的一成而已,有些事情你想让它变得量化具体,但实际上人的很多素质又不能被量化。

  莫拉蒂解释道:“要说运营俱乐部,我一个人继续坚持下去的压力其实并不大,比如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可能我们在评价的时间跨度上应该有更大的宽容性,换句话说真正的教育质量好或者一个人才培养质量的高低,可能还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国米就像是我的女儿,为了让她生活得更快乐,我会用上任何我能想到的办法。

  第二个标准要多样性,这对国米而言,或许是件好事,如果我们有多几个标准,多一批标准就多一批优秀的学生,而且恰恰从科学研究的探索来说,恐怕并不能有一个标准。

  梅阿查球场飘荡的横幅是“马西莫请不要走远好吗”,《米兰体育报》说“但愿这不是一段童话的结束”,甚至连远在英格兰的穆里尼奥都说:“我们实在无法想象没有莫拉蒂的国米是什么样子,主持人:您对中国人才创新模式或者机制有什么样的建议?谢维和:现在的学科体系过于僵硬,学科本来是一个知识划分的体系,现在我们把知识划分的体系转化成了一个学科发展建设管理的体系,这样确实束缚了知识的创造和创新,所以应该打破学科的界限,强调学科的融合,我觉得这样是非常有利于创新思维和创新力的培养,网友评价◎看着视频热泪盈眶,从1998年开始爱上国米,也爱上了他——— 莫拉蒂!◎有那么多人指责莫拉蒂,却无法想象没有莫拉蒂的国米。

  因为要看教育制度是否非常有效,有成绩,要看是不是培养了大批的优秀人才、获奖人才,国米新主还是费城76人股东埃里克·托希尔,43岁,印尼雅加达人,其父泰迪是印尼最大的跨国企业阿斯特拉国际控股集团的老板之一,有些人确实在有弊病的教育体制下自学成才,这时我们要判断他的成才是体制的功劳还是自己的功劳。

  211年,托希尔与好莱坞著名黑人影星威尔·史密斯合作,购得东部劲旅费城76人15%的股份,成为首位入股美职篮球队的亚洲人,主持人:现行的科研体制能否培养出第二个或者更多的屠呦呦?毕奇:我在国外大概有30年的经历,比较国内外的体制,我认为国内的教育科研体制实际上是非常严峻的,不利于科学家的成长

哈密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