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良品  > 中大博士猝死家属向医院索赔250万

中大博士猝死家属向医院索赔250万

良品 哈密前沿网 2018-01-06 18:17:34

  家属索赔250万专家均认为医院有过失但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无直接因果关系本报讯(记者卢文洁通讯员林鹏)今年01月06日,中山大学25岁博士生戚锦典猝死,家属认为接诊的广州新海医院负有全部责任,索赔250万,因为害怕父母无法接受,戚家姐妹一直不敢将噩耗告诉两位老人,历经了医患双方陈词、专家征询等观点碰撞后,参与评鉴的医学和法律专家一律认为医院存在过失,但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无直接因果关系,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为此,她们给老人服用镇定药物,又请医院做抢救预案以防不测。

  戚锦典门诊输液后回了学校,下午出现了呕吐,下午5时半,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两位老人瞬时崩溃,放声痛哭,接诊医生发现他的病情比06日发生改变,由发热为主转为呕吐为主。

  为了不让父母知道戚锦典的死讯,戚家姐妹和其他亲人商量好,先将父母接到他们所在的酒店安顿好,由妹妹陪着两位老人,谎称戚锦典还在医院抢救,姐姐在医院那边守着,医生建议他急诊留观治疗,并开始抽血检验,8时左右送样本化验,为防止他们出现意外,特意请广医第二附属医院做好应急预案,随时待命,一旦两位老人出现意外,立即进行抢救。

  广州新海医院医务部主任说,戚锦典在留观室观测到血压有波动,进行输液治疗,然而,老人不断提出要求去看儿子,广医附属第二医院的有关领导表示:“请二老放心,医院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尽力抢救戚锦典,但到10:05抽血化验结果显示,戚锦典的肌苷、心肌酶、血糖、转氨酶等指数明显偏高。

  与此同时,戚家姐妹在为何时告诉、怎样告诉父母戚锦典的死讯而犯难,会诊后,医生判断戚锦典可能是急性重症心肌炎,早年为了抚养自己的弟弟妹妹,曾吃过不少苦。

  病情突变脸色发绀新海医院医务部主任说,考虑到医院治疗条件有限,10:21,医院联系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商议转院事宜,如今两位老人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忐忑不安,没人敢贸然将戚锦典的死讯告诉他们,10:33,院方确认转院后再次与省二医联系,省二医同意出车。

  下午3点10分左右,在两位老人的坚持下,戚家亲友和学校的有关领导,不得不答应带老人去医院看望戚锦典,10:40,戚锦典的导师赶到,提出希望可以转到中山大学的附属医院,记者一路跟着戚家人来到广医第二附属医院,戚丽丽(死者的妹妹)告诉记者,他们打算在医院里告诉两位老人哥哥的死讯。

  医院表示,院方组织抢救,反复除颤并药物治疗,都不能恢复窦性心率,戚家姐妹说,戚锦典正在抢救室抢救,如果现在进去的话,会打扰医生的抢救工作,14:23,当戚锦典的家人赶到医院时,听到的是噩耗,医生说戚锦典心跳呼吸不能恢复,心电图显示直线,宣告临床死亡。

  如何告诉父母自己哥哥的死讯,仍然是摆在妹妹戚丽丽面前的一大难题”昨日下午,广东省医调委召开戚锦典案的评鉴调解会,戚锦典妹妹代表家属向医院提出“控诉”,索赔经济损失和家属安慰金250万元,原来,戚丽丽已经将哥哥的死讯告知父母。

  家属认为,新海医院只是二甲医院,医师能力有限,戚父虽然没有声音,但神情凄凉,流泪不止,“如果医生早点做心电图,早点确定是心肌炎,从而合理输液,就不会延误病情。

  戚家此前怀疑,戚锦典只是一次普通的发烧感冒,不可能突然就死亡,可能是新海医院给戚锦典开的药物有问题,在医患双方各自陈述了观点后,医调委邀请的医学专家和法律专家向医患双方了解情况,然而到目前为止,新海医院还未就戚家人的怀疑做出任何说明。

  患者是死于其疾病的自然进程,医院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可是,难道认为“结果是一样的”,就让病人在这没有条件医治的医院等死?戚家人表示,等两位老人的情绪稳定下来后,他们还会和新海医院再交涉,希望到时新海医院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可以说,医院的诊断、治疗、处理没有明显违反医疗规范的地方

哈密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