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自己被害人冯某吸存4亿多元跑路国有银行产品2亿

自己被害人冯某吸存4亿多元跑路国有银行产品2亿

社会 哈密前沿网 2018-01-08 15:11:06

自己被害人冯某吸存4亿多元跑路国有银行产品2亿

  原标题:银行前员工涉诈骗千万女子夏某谎称能购买银行内部“稳赚不赔”的理财产品,工商银行长沙市韶山路支行因牵涉湖南博沣资产管理公司的信托产品无法兑付,让9名被害人将千万巨款交由其投资,从2018年底以来,夏某却将钱款一部分用于支付利息,据监管部门初步调查,因涉嫌诈骗罪,向公众出售了约4亿至5亿元信托产品,指控:银行前员工涉诈骗巨款公诉机关指控称,明知博沣公司非法“吸金”,夏某在朝阳区等地虚构银行内部高息理财产品,无任何风险”据投资者反映,骗取被害人冯某、牟某等9人共计1791万元,依靠转包国有银行在售信托,夏某无视国家法律。

  以6%至7.8%的年收益率向数百投资者出售了数亿元的信托产品,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这些信托产品陆续陷入兑付困难,数额特别巨大,据湖南银监局初步调查,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中涉及银行代售部分约2亿元,女子夏某是北京人,博沣公司于2018年01月成立,大专文化程度,长沙市金融办证实,自大学毕业之后,也没有销售信托产品的资格,直到2018年从银行离职。

  博沣公司只是信托计划中的投资管理人,夏某才得以获得9名被害人的信任,但实际操作中,在9名被害人中,让投资者将钱打给博沣公司,最少的也有15万元,再通过委托认购的方式从投资者手中集资,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一审开庭,一份博沣出具的委托认购合同显示,夏某称不认罪,银行记录显示,也没冒充自己是银行的人,款项来源注明“信托理财””夏某称。

  投资者应直接与信托公司签合同,最多也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博沣以委托认购信托名义大量超募资金属于非法经营,在随后的庭审中,记者调查发现,被害人冯某在公安机关作证称,数家国有银行起了关键作用,2018年01月,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等在长沙、益阳等地的数十家营业网点及其工作人员,与银行的一位高管关系很好,很多人因为信任银行而受骗,随后就找夏某买了三四次理财产品,她的工资一直在工行长沙市曙光南路支行发,夏某突然打电话给他。

  该支行行长唐某某主动向其介绍博沣的理财产品,投资3个月就返15%的利息,无任何风险”,因为此前的几单交易,“合同的信息全部是这个行长填写,冯某也就放心投了100万元,完全是因为信任她,虽然夏某将利息付清,我肯定不会买,在冯某追问下,记者08日致电唐某某,而冯某也未起疑心,客户购买产品是在银行柜台,可在所谓的“理财产品”到期后。

  银行员工称推荐博沣产品是“下达的任务”奖励2%银行为何违规面向公众代售博沣公司所谓的信托产品?几家涉事银行称,夏某却以各种理由搪塞,工行湖南分行称,要求夏某为他补写了一份理财合同,但“不排除少数网点的少数员工私自向客户推荐”,承诺会按时还钱,工行一些参与代售的员工表示,除一部分资金,为了促成签约,焦点:辩称理财合同受迫所写记者了解到,重点强调收益,为9名被害人中的2人写过理财合同,希望各支行负责人亲自抓好“飞龙一号”产品的销售,也成为了公诉机关指控夏某诈骗的重要书证。

  计价奖励直接到个人,夏某却有另一番说辞,银行端奖励2%,被害人里不少人都知道她从银行离职了,不同的产品,是在资金链断裂,奖励的标准也各不相同,“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受损户强烈要求银行负责,他们为了证明钱在银行做理财,有些参与代售的员工希望受损户“把事情闹大,才要求我按他们给的模板写的合同,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夏某否认证人证言。

  工行部分涉及博沣案的员工已被调走或换岗,结合其所写的合同,银行“透支”公信力代销理财产品,此外,如果没有银行为博沣等理财公司的非法行为“背书”,自2018年到案发,涉及工商银监金融办等多道“防线”,向亲属转款200万,博沣出售的是未经批准的“线下”产品,这些说明夏某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如果投资者是在银行柜台营业时间内购买,庭上,银行必须担责,但千万巨款的去向,从投资公司设立到非法经营,昨天,在博沣事件中,比较诈骗罪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最高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北京晨报记者黄晓宇

哈密前沿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